交投文苑
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交投文苑
【散文】牵着妈妈的手 文\常艳菊
发布时间:2018-05-28 10:28:58 来源:[原创] 作者: 浏览次数:205 【字体大小】:
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当我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,心灵的深处荡起了阵阵涟漪,思绪万千,牵着妈妈的手这几个字变得异常深重。

牵着妈妈的手,让我回到了小时候,那时爸爸在长治工作,全家生活的担子就落在妈妈一个人身上,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,妈妈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,用纤弱的手撑起了那段艰辛的生活,我们家兄妹多,光是这一日三餐、春夏秋冬穿,对于妈妈来说都是一项艰巨的工程,更别说还要去生产队上工挣工分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妈妈必须精打细算,却仍然经常入不敷出。我那时候不韵世事,玩的像个野孩子,和邻家孩子耍足了,玩累了,回家就是喊饿,妈妈虽然疲惫不堪,但还是用慈祥的口气安慰着,拖着疲惫的身躯为我们准备可口的饭菜,现在想起来,那都是不可多得的佳肴,虽然现在丰衣足食,我却依然怀念着儿时妈妈的味道,那时牵着的是妈妈勤劳的手。

牵着妈妈的手,我们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,那时候姐姐们都大了,哥哥也上了高中,都能为家里做一些事情,分担一些家务,我也背起了妈妈亲手缝制的小书包,快快乐乐的上学了,虽然日子有一点点好转,但仍然是艰辛的,我们家原来的小房子已经住不下一天天长大的我们,村里给我们批了宅基地,但那时候盖房子不比现在,什么都有得卖,那时候修房子得找地方坯砖,坯瓦,去河道挖沙,找熟人批木材,焚石灰,请工人,还要准备好伙食,这一系列的工作都是妈妈做主角,一手操持,张罗着,这对于连生活都拮据的我们,算得上是一次考验和历炼,从挖地基开工,到房子封顶盖好,妈妈的手肿了,肩膀肿了,身体更消瘦了,但眼里仍然是坚毅的目光,嘴角挂着的仍然是慈祥,我们家住进了大房子,那时牵着的是妈妈坚韧的手。

牵着妈妈的手,我们都长大了,妈妈也慢慢的老了,不知从哪一天起,妈妈的鬓角添了白发,渐渐变成了苍白,妈妈的肩膀也不再那么挺拔,有点驮了,妈妈的手不在细腻,变得粗糙。爸爸妈妈陆续为姐姐们成了家,其间哥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,那是我们全家的骄傲与光荣,在妈妈家风的熏陶下,我们兄妹几个都勤奋上进,勤俭持家,我在我家最小,记得我出嫁的那一天,虽然场面热烈,锣鼓喧天,但我看到在全家喜气洋洋的背后,妈妈的眼角却泛着泪光,临出门,妈妈牵着我的手,久久不愿松开,不想松开,那时牵着的是妈妈依依不舍的手。

牵着妈妈的手,妈妈用她那双勤劳的手把我们抚育成人,成家,照顾大我们,拉扯大儿孙,妈妈的手一直都没有闲着,就连去年家里翻修房子,虽然妈妈年逾八旬,但仍然力所能及,忙里忙外,不辞劳苦,不愿休息,现在的妈妈又一次住进了哥哥设计的功能齐备的小楼房,儿孙促膝,照顾着爸爸的起居,脸上更是洋溢着满足的幸福,是啊,妈妈也该享享清福了,现在牵着的是妈妈安度晚年的手。

想起来有些愧疚,我们真的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实实在在牵过妈妈的手了,当我们长大,翅膀硬了的时候,我们太久没有在意妈妈的手了,但是妈妈的手,永远有着恒古不变的温度,妈妈的怀抱永远是我们温暖的避风港。妈妈的存在是我们永久幸福的家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给妈妈做一顿饭,梳一下头,陪妈妈唠一会儿嗑,哪怕拌几句嘴,妈妈都是高兴的,现在的我们更应该时常牵起妈妈的手,因为角色已经变了,现在我们是妈妈的依靠。

今天的我,也成了妈妈,也早已牵着儿子的手走过了许多春秋冬夏,但是,我们永远不能放下妈妈的手,应该牵着她走,这就是生活,也是传承。(高平收费站         常艳菊)

山西省交通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@版权所有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长治路292号(交通投资大厦) 晋ICP备1400118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