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投文苑
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交投文苑
【散文】又是一年槐花香 文\苏晓丽
发布时间:2018-05-09 15:20:50 来源:[原创] 作者: 浏览次数:958 【字体大小】:

槐花开了,香味四溢,母亲打电话说:“丫头,家里槐花开了,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的槐花饺子,周末有时间回家吃啊!”“噢,妈妈,我周末就回。”我大声地说着,猛然从梦中惊醒,倏的,双眼噙满了泪水,原来是一场梦,而那个对我最好最亲的妈妈却永远地离开了我。

又是一年槐花香,满树花香醉芬芳。思绪又回到了儿时,那个资源比较匮乏的年代,槐花是我们的最爱,妈妈总是爱用那嫩嫩的槐花,做出我最爱吃的槐花饺子。所以,每年槐花开的季节都是我心心念念的日子。每到这个时候,我都会像跟屁虫似的紧紧跟在妈妈的身后,追问妈妈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做槐花饺子,妈妈也总是爱逗着我说:“小馋猫,又想吃好吃的了,那和妈妈讲讲,最近有没有好好上课,成绩有没有提高,成绩不好可是吃不上的呀!”于是我都会把最近取得的好成绩好好给妈妈数一番,以求吃上我最爱的槐花饺子。就是在这样的渴求与关爱中,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童年、少年,直至成家。

时光如水,岁月如梭。槐香依旧,而记忆里那个年轻美丽的母亲,己经不再青春焕发,但她依旧那么爽朗、那么乐观地每天操持家务,承受生活的重担;依旧会在槐香四溢的季节,喊我:“丫头,吃饺子了。”我就在这样的幸福中贪婪的享受着母爱。我以为幸福会这么一直延续下去。直至有一天,一向身体强健的母亲却被查出患上了癌症。拿上检验单的那一刻,我的世界瞬间倾塌,我无法想象母亲在以后的日子会经历病痛怎样的折磨?更无法想象我失去母亲的日子要怎么过?我紧蹙的双眉被母亲看出了端倪,她只是很平静的对我说:“丫头,有病治病,听天由命吧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做手术的那天,情况比我预想的更为严重。母亲摘除了整只胃,背部整整缝了38针。在手术室外,我内心焦灼的同时,也不断地痛恨自己,那么自私地汲取母爱所给予的幸福,却丝毫未察觉出母亲的异样。如果能多给予母亲一点关爱,如果能早一天为母亲做体检,如果……,可是生活没有如果,人生不能重来。麻醉过后被疼痛折磨醒的母亲紧咬双唇,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头上渗出来,我紧紧握着母亲的手,想给予她点力量,母亲察觉出了我的担心,只是很努力的摇摇头,就这样一滴、两滴、三滴……衣服湿了,被子湿了,褥子也湿了。直至第二天早上医生去查房,才发现粗心的护士居然忘了给母亲开镇痛泵,做了手术后最难捱的12小时,母亲就这样硬生生的挺了过来,医生在呵斥护士的同时,纷纷向母亲竖起了大拇指。

在医院呆了一个多月,母亲的病情并未缓解,越发消瘦,而原计划的化疗也被迫取消。年关将至,在母亲的坚持下,我们返回了家。回到家的母亲,心情好了很多,能经常出去走走,还能偶尔去邻居家聊聊天。我一度天真地以为,这样的情况会好转,好心情也能战胜病魔,可是就在我平复心情不久,母亲的情况却急转直下,呕吐、不能吃饭、皮肤出水……被病魔折磨的母亲早己瘦骨嶙峋。在生命的弥留之际,她鼓起全身的力量对我说:“丫头,你姥姥不在的时候,我以为我会活不下去,可是我还是这么走过来了,我相信,你也能。”那一刻,我的泪水倾泻而出,我可怜的母亲,此刻你记挂的仍是你那自私的女儿啊!在不舍与绝望中,母亲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唯有岁月沧桑,方懂父母情长。在我以后的人生道路上,母亲并未走远,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时,想想母亲,一切困惑和彷徨都会甩在身后,让我放下包袱,继续前行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!又到了槐香四溢的季节,我只想说:“妈妈,槐花开了,回家吃饺子吧”!

(高平收费站     苏晓丽)

山西省交通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@版权所有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长治路292号(交通投资大厦) 晋ICP备1400118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