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投文苑
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交投文苑
【散文】我有一个梦想 文\葛玲
发布时间:2017-10-31 11:19:14 来源:[原创] 作者: 浏览次数:139 【字体大小】:

1963年828号,马丁·路德·金在林肯纪念堂振臂高呼我有一个梦想,而就在那一年我的父母也出生了,当这位伟大的社会活动家在全美引领一次次黑人民权运动的时候,我父母的家庭也正在经历中国三年困难时期后的震荡,那时的中国究竟是什么样,从今天我家茶余饭后的闲聊中,还可以隐约猜想当年的景象,新中国成立十余年,全民上下都在鼓足干劲,力争上游地建设社会主义,每个人的心目中都绘制了一副关于社会主义的蓝图,当然理想固然美好,但是现实却仍然冰冷,家家户户都徘徊在温饱线上下,我记得爸爸妈妈跟我说,那时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家里天天吃粗粮都难以为继,日子着实得精打细算,孩子们身上的衣服都是传家宝,老大传老二,老二传老三,补丁上面落补丁。那时的孩子个个身怀绝技,摔跤倒立爬墙上树,无一不通,且不分男女。几年后的文化大革命在父母的印象里无非是游行批斗,大字报和红卫兵,大人们常常停产搞运动,孩子们常常停学搞游行,领袖成了神明,语录继而成了神咒,人们的命运紧紧地与国家主张相连,个人梦想极其微弱,那是一个回避甚至痛恨个人梦想的年代。

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,当再次回首我的家庭,早已告别了缺衣少穿的岁月,当物质生活大踏步前进的同时,梦想的种子终于迎来了它的春天,我的父母在曲折的人生经历中明白教育的可贵,懂得知识即力量这并非空谈,所以他们倾尽全力培养我,让我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;人到中年他们更加珍视健康,当看病不再困难,预防疾病的意识已深深扎根;今天的家人在谈论外国的时候,不再用望远镜去看,我们与地球村的每个人都息息相关,喝着美国的可乐,开着日本的汽车,用着韩国的手机,世界离我们这个普通的家庭不再那么遥远。

什么是梦想?梦想可大可小,我想要橱窗里的那条花裙子,这算小梦想,我想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人物,这算大梦想,我想带我父母出国旅行这算小梦想,我想为我的家乡铺路建桥,让家乡与外面的世界相连,这算大梦想……当我们关注的是社会主义或其他庞大的政治词汇的时候,或许该换一个视角,去看看这十三亿普通的中国人,看他们改变命运的冲动、依然善良的性格和勤奋的品质。

梦想的力量和其伟大,它让我们这千万家庭中的一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又是这亿万份或大或小的梦想构筑了我们的中国梦!(太长高速榆次收费站 葛玲 投稿)

山西省交通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@版权所有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长治路292号(交通投资大厦) 晋ICP备14001180号